最高院:到底什么算是错案?认定的程序和标准是什么?
时间:2018-03-30Tag:
0

  首先什么是错案,那肯定是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确有错误的案件,要么是事实认定错了,要么是法律适用错了,这是一般的概念。何为事实认定错误?何为法律适用错误?

  事实认定错误无非就是三个,一个是问题,本来是假的把它搞成真的,这就是错了。微信营销,还有可能由于不充分,既不能确定是错案也不能确定不是错案,这实际上就是疑案。疑案按照现在法律那也是无罪的,那也是错案。还有一个就是部分错案、部分不错,像2016年年底我们第二巡回法庭审理的孙氏三兄弟涉及案件,原审一共定了十几个,最后我们纠正了一部分,属于部分错部分不错,当然这也是错案。

  错案认定的标准是什么呢?我觉得还是要依照法律。错案由谁来认定?当然是。如果撇开说哪个案件是错案、哪个不是错案,那这就违反了刑事诉讼法,乱套了。刑事诉讼法,未经判决任何人都不得认定为有罪,那么,未经裁判,任何案件都不能认定为错案,这也是必然的结论。

  关于错案认定的程序,依据刑法及刑事诉讼法的,主要靠、抗诉和审判监督程序。至于上下级法院是否认识一致,这不是一个问题,因为刑事诉讼法得非常清楚,那就是上级法院说了算。下级法院讲这个案子没错,如果上级法院最后认为这个案子错了,那就是一个错案。

  比如最高第二巡回法庭认为某一个案子是错案,指令某个高级去审,最后该高级把它维持了。如果第二巡回法庭认为是错案,那我们就可以通过再审把它改过来。即使检察机关抗诉认为是错案或者不是错案,如果法院经过审理后与检察机关的认识不一致,那检察机关也得服从法院的裁判。

  所以说,关于是否为错案的最终认定权必须是在,当法院内部认识不一致时,那就在上级或者最高。

  错案和错案的责任追究是两个问题。我的观点是应当分开,如果把两个黏糊到一起,那有可能出问题,会影响错案的纠正。

  本来我们讲错案责任追究是为了防范错案,是为了减少错案,但是如果弄得不好,它可能既防范不了错案,又很难纠正错案。错案的责任追究更加复杂,因为错案的责任往往不是一个人的,甚至不是一个部门的。比如在聂树斌案中,当年参加侦查的人员就有几十个人,到检察院又有几个人,到法院两审还有很多人。

  第三个就是从主观上看,也很复杂,有的是故意造假一虽然到现在发现的司法人员故意造假案的情况是极其罕见的;另一方面就是严重不负责任,玩忽职守或者职权,最后造成冤假错案。

  如果追究,我认为就是对故意造假案和重大造成严重后果的错案,才应当纳入责任追究的范围;如果没有故意,或者仅仅是工作上的失误,仅仅是因当时的能力水平,进行追究可能就是不合理的。

  错案的责任追究客观上比错案的纠正更加复杂。不是谁袒护谁,因为对司法人员追究错案责任,与追究行为人违法犯罪的责任是一样的,都必须“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不能舍此另立规矩。由于错案往往年代久远、时过境迁,像在聂树斌案中,办案人员有的早都退休了,有的已经去世了,甚至有的证人都不在了,追究起来难度更大。

  所以,发现错案必须纠正,这个立场必须坚定,绝不能因为怕被纠错而不纠正;对错案必须追责,这个态度必须明确,绝不能只纠正错案了事;同时,如何纠正错案的责任,则必须实事求是、公平合理。司法人员是人不是神,不可能不办错案,违反事实和法律搞过度追究,当今世界我还没有见到,说明其中必有道理。

  错案追究今后要由、检察官委员会专门负责,现在由公、检、法内部的纪检、监察部门负责;构成犯罪的,检察机关就可以追诉。发生错案后,对有关人员进行的时候,无论是现在还是今后,都会赋予当事人的和救济的渠道。如果要追究他的刑事责任,他作为被告人可以聘请律师、可以向追责单位反映他的意见;如果不服他可以上诉,即使终审了他还可以,这个渠道应该是畅通的。

展开